“千层酥”里修隧道

发布日期:2020-03-31 发布来源:中交三航局有限公司厦门分公司 浏览量:110

  都香高速公路沿线途经昭通近20个贫困乡镇,建成后将有效带动农特产品、特色旅游业发展,实现滇、川、黔3省互联互通。红崖山隧道为全线控制性重点工程,左洞全长5905米,右洞全长5945米,是三航局在建的最长公路隧道。“山高谷深,千难万险,我们也要凿出一条交通大动脉。”厦门分公司都香高速A6标项目副经理李海斌说道。

  

  “这是一个大型崩坡堆积体,看着硬实,实际上用钢钎轻轻一捣就会掉。”工程部部长陈浩介绍道。在地质勘测中,项目部发现隧道洞口穿越崩坡堆积体,堆积体地质情况复杂且岩体破碎,抗雨水冲刷能力差,可以说是在“千层酥”里修隧道。

  “只有采用合理的方式,尽可能减少隧道开挖对崩坡堆积体稳定性造成的影响,才能实现安全穿越进洞。”李海斌说道。项目研究决定采用中隔墙法进洞施工,通过中隔壁的分隔,将大断面隧道分割成两半四部分施工,减小隧道断面效应,有效传递荷载。而这样施工的前提是隧道洞口段结构必须加强,只有做好了超前支护,才能确保万无一失。

  首要任务便是搭设管棚支护,为掌子面支撑起一把“防护伞”。管棚的施工需要在套拱上施钻管棚孔,然后再将钢管送入孔中,最后再注浆封孔。然而这一极为成熟的工艺在这里却难以实现,当钻头再一次被卡住的时候,何银暂时叫停了现场作业,“这样子根本就是在做无用功,还是得想想法子。”

  

  原来洞口段是浅埋的松散堆积体,围岩均为强风化碎石土,一碰水就被冲刷掉了,再加上钻孔形成的高压风四处乱窜,钻渣无法被吹出,不断地沉积。由于地质“脆之又脆”,经常钻孔完成拔出钻杆后就出现了塌孔,“管子还没来得及放到孔里,孔就堵住了”,何银颇为头疼地说。看似小小的问题却成了当下的难题,使得后续工序无法进行。“能不能边钻边将钢花管塞进孔洞里,这样孔就不会被堵住。”何银在反复观察后提出跟管施工方案。

  项目部一讨论决定从管棚入手,为特殊的孔洞量身定制钢花管。李海斌火速与管棚生产厂家沟通,将35米的管棚钢花管,分成23个节段制作。当钢花管节段被套在钻杆上,两者合二为一,钻进和送管一步到位。在第一节钢花管钻送到位后,开始连接第二节,不断循环直至完成所有管棚施工。如此一来,就为隧道施工搭起了“防护伞”的骨架支撑。

  “仅有伞架还不够,下雨了还是会被淋到。”陈浩笑着说道,后续任务便是为管棚注浆,把松散土体固结成一个整体,成为一把“大棚伞”,结实有力地护住隧道施工。然而事情并不如计划的那么顺利,“陈工,快来看看,浆液都冒出来了。”何克明在现场作业的时候,火急火燎地喊着。大家也没搞明白这是什么情况,所有的工序都在按照既定的流程进行着。经过仔细勘察,项目部发现了问题所在。

  

  原来,洞口段山体有个小纵坡,倾斜的幅度为浆液的“逃跑”提供了“一臂之力”。加上洞口围岩脆弱,在管棚注浆过程中浆液沿着地表缝隙四散游走,无法形成聚集。浆液不断注入,可是小管却像个无底洞,似乎永远也喂不饱。

  项目部只好“反其道而行”,先对钻孔周围的地表进行间歇式注浆,抢先一步封闭区域缝隙;等到缝隙被填满,项目部后续再对管棚进行填充,确保水泥浆液充满钢花管及周边岩体的效果。这样,注浆工艺极大提高了作业时间与管棚施工的质量效果,平均每日达到了3根,大大减少了水泥用量,加速了保护伞的形成。截止目前,红崖山隧道出口已安全顺利穿越堆积体进入主山体施工,并双双掘进突破400米,掀起了大干快上的局面。(厦门分公司 杨莉婷 李珠)


中交第三航务工程局有限公司

地址:上海市平江路139号     电话:021-64030607

技术支持:中交上海港湾工程设计研究院有限公司